背景:
阅读新闻

仍无法把握大局

[日期:06/19/2017 09:02:54] 来源:  作者:陈丽娟 [字体: ]

     “山容万物,坚如磐石”的磐安精神,无形或有形地将磐安的精气神与大山联系在了一起。八零后的我们,叛逆不安,放纵不羁,总是徘徊于理想与现实之间,向往现实但又不免蔑视现实,不懈追求房子、车子、银子、孩子的拥有,却又总爱回头审视这些拥有与上一代人的纷纷扰扰、恩恩怨怨。唯有大山,于我们是纯粹、毫无芥蒂地深入骨髓的。

    后山---从来也没有问过大人后山真正的名字是什么,只是习惯这么称呼它。后山下住着的邻里乡亲,似乎都是沾亲带故的,不管有没有血缘关系,都是阿姨,姨丈、姑妈、姑婆、阿公这么称呼的。出去玩饿了,碰到谁在家,都能给点儿吃的充充饥。蕃薯、土豆、玉米,山芋,这些自家的粮食,吃起来总是那么地香甜。那时候陪伴我们的,没有金发碧眼的洋娃娃,没有变化无穷的乐高积木,没有喜羊羊与灰太狼永无止境的战争,但是后山却可以成为我们每天不着家的理由。

    那时候,山上还没有革命烈士纪念碑的屹立,但是我们仍然崇拜它。鲁迅说,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后山本也没有阳关大道,我们要感谢它,因为是它成就了我们,让我们这群整天野在山上的孩子成为了僻路小英雄。每次的上山下山,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次“丛林历险记”,因为谁都无演出一场「漂亮对决」预知途中的坎坷与磨炼。尽管如此,我们依然乐在其中,因为我们的生命成长与大山联系在了一起,因为我们很享受在山路上那种劫后余生的乐趣。至少,它比如今的孩子们在影院戴着3D眼镜旁观别人的历险要来得真实而有意义得多。

    山路是崎岖的。跟小伙伴们比赛,从同一个起点出发,各自寻路,看谁先到达终点,这是每次上山的常规活动。没有登山鞋,没有冲锋衣,没有遮阳帽,没有对讲机,没有这没有那,却完全有一副探险家的气势与一腔志在必得的热忱。弯腰、弓背、滑行,这些动作与姿势似乎是与身俱来的,没有畏惧,勇往直前。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探索”,但却都拼了命豁出去似的践行着。可是到了比赛的最后,不管到达的名次怎样,大家都为自己寻得的那条独特的小路而感到兴奋与满足。正是应了某品牌的那句广告词——不走寻常路。

    山路是多彩的。春夏秋冬季节交替,山路也变幻着不同的色彩。虽不知所谓的“审美”是何物,但是女孩子天生就知道花儿可以戴在头上,别在衣服上,还可以采一把带回家插在墙头。红色的枫叶,黄色的银杏最吸引眼球,一大把一大把地采拾回家,当扇子,贴图案。一颗颗的择子果成熟了落了一地,不管山路滑不滑,看到了就先捡了回家再说。虽然每次拾回家都被妈妈冷落说这么几颗果子做不了择子豆腐而丢在一旁,但这毕竟是自己上山的收获,也不舍得丢掉,跟小伙伴们变着法子玩,很有乐趣。后山上最多的是松树。秋天,妈妈们一定会带着我们这群孩子在山路上松林中耙掉落的松针,用它引火最好不过了。我们感兴趣的不是这个,而是松树皮。松树的年纪越大,松树皮一层一层掉落的也越多,这不算稀奇,稀奇的是这一层层的树皮它有纹理啊,只要你细看细想,每一层都是一幅天然的艺术品。剥落的树皮数不胜数,但是你永远找不到两块一模一样的。

    山路留给我们的记忆,任何外力都抹之不去,怀旧的我们总是心怀故地,如数家珍。直到那纪念碑的建立,一级级的台阶顺着山势平空出世,一道道的石栏杆沿着台阶拔地而起,这俨然也成为安文这个小城镇的一道风景,可昔日在此肆无忌惮的我们却隐隐萌发了一缕缕闷闷的惆怅。类似“请勿攀爬栏杆”、“注意安全”这样的文明提醒,虽与这个文明县城的步调保持一致,但也永远将我们挡在了小山路之外,与美好念想的分道扬镳从此开始。

    当了老师,当了妈妈,对自己的别的几个国家也不差与孩子强调最多的是安全。春游也好,踏青也罢,永远地把孩子们限制在了台阶上,围栏内,殊不知真正的乐趣往往带有一定的冒险性。好在,儿子天生就带着我和他爸不羁的遗传,偏偏台阶安全他不走,山路有险偏要行,硬是从一成不变的游戏中挤出了一点乐趣。从会在地上跑开始,他的步调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在山路上捡松果给奶奶当柴火,是他成就感获取的最大来源。

    八零后曾经疯狂的我们,踩踏着脚底的石阶,石阶下,满刻的是童年的印记。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震央在南岛的基督城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为庆祝新庙大殿完工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